两个绝对不会有交集的人,命运的轨迹因为一场赌局,巧妙偶遇,相知相爱,茉莉花开。

  八年之后,他已经是商场赫赫有名的投资天才,西装革履意气风发,举手投足之间皆是成功人士的魅力成熟;

  而她,那个曾经无忧无虑备受呵护的矜持小姐,历经世俗重生后,芳华不再,有的只有一颗淡薄的心。

  他说,这么多年来,还是忘不了那个被自己唤作“小扣扣”的女孩,即使那颗心早已鲜血淋漓。

  他说,初夏,要怎么办我才可以让你的影子你的温度,从我身体里流逝。哪怕以后的时光里,都是一片寒冷?

  大学校园的爱情是美好的也是纯洁的,在没有什么拖累的大学内,我们的思想是那么的简单,可是我们却不懂得珍惜我们美好的时光,在匆匆过了四年后,我们意识到,我们的青春流逝了,毕业了,我们才知道青春已经散场好久了,我们还在怀念当初的我们,痛恨我们没有在青春的季节里努力,却想回到那个懵懂的年龄,发现,早已经回不去了。

  岁月,更像是一位老者,给了我们经历,让我们去面对不同的人情世故,我们才开始长大,渐渐地走向成熟。

  爱情,却是一场电影,我们是电影中的主角,但是我们演的太投入了,太在意我们的演技,到最后,我们得到了最好的评价,把真正的爱情弄丢了。

  社会太现实逼真,还是我们太幼稚,太孩子。这些早已不重要,在成长的路上总要磕磕绊绊,我们终要学会自我舔舐伤口,变得冷漠,学会了保护自己、善待自己。

  生活是一种无法触及的想法,总是在想象自己该怎么生活,怎么去面对这么现实的社会和一个无法理解的自己,怎么去相信自己在一个现实的游戏中还在存活着,自己竟是主宰自己游戏的主角,遇见不同的人,遇见相似的人,遇见相同的人,遇见知己,遇见一个托付终生的人。生活始终如此,邂逅,相遇,相识,再见,离开。

  我想问一下:我们还能孩子多久?80后已经集体奔三,在那个我们恍惚的年纪。我们总想着抓住轻轻的尾巴,却已经悄悄的走了,带走了我们的梦想,带走了我们幼稚的权利,这似乎更残酷。

  莎士比亚说,相爱过的人分手后,不可以做朋友,因为彼此伤害过。也不可以做敌人,因为彼此相爱过。

  你恨他吗?那个承诺给你幸福的男子,曾经你以为会给你幸福的男子,忽然冷了面容,硬了心肠,说,对不起,我不爱你。

  许暖迟千里迢迢奔赴成都去见自己的男友,先是火车出轨,后是酒吧遇险,更可恨之事乃是,经过这多方磨难之后,等来的,竟是男友要分手的冰冷宣言。

  哦SHIT!我许暖迟究竟是招惹了哪一路的神仙,要这么几次三番苦我心智劳我筋骨?!

  不是不痛,只是哭泣无用,毅然回到北京继续自己的生活,不想那狠心抛弃自己的男友不仅尾随而至,甚至要阴魂不散地与她同住一个屋檐下?!

  兜兜转转的岁月,如风一样来去自如,一场相遇生动彼此生命,却又爱得倍感苦涩。

  【木子喵喵出版作品,《一起写我们的结局》。这里有好多你熟悉的情节,熟悉的画面。纯净得让人嫉妒的青葱岁月,就如发生在你身边一般,“如笙”,那个曾经每个人心中都隐匿过的男子。】

  没想到他白吃白住白养病不说,还把她的心也顺带挖空,最后头也不回的优雅走人……

  “你现在该担心的是孩子他爹是谁,而不是在这里傻乐。”好友幽幽地来了这么一句。

  “哎呦!好可爱!我的孙媳妇儿就是可爱!要好好把我的小乖重孙生下来!”某老太太激动不已,抱紧她道。

  结婚五月,为了初恋情人,他一巴掌将她挥下楼梯,致使她六个月已成形的胎儿滑落,她失去记忆……

  他对她说:记住了,你是我的女人!不要让男人企图接近你,我会让企图接近你的男人不得好死!

  他给她集三千于一身的宠/爱,她却心心念念只想着另一个男人,他恨恨地咬牙:

  “林晴雪,从今以后,你便是我最最卑见的佣人!”他能把她捧上天,也能把她打入地狱。

  那时,我是真的,真的,没有再想着别人,可是你……为什么,为什么就是不相信?

  为了报复,他把她死死压在腹下,在她耳畔冷声道:“尹飒飒!我恨你,我要把你拥有的一切全毁了。”

  自从留学回国,接管顾氏集团,他完全变了一个人,变态的词语如漫天扯不断的飞絮成为他的代名词。

  “妈咪!顾大叔又上杂志头条封面了,哦!真让人头疼啊。”皓皓莲藕小手拾起茶几上的杂志,小脑袋一边摇头一边叹息。

  “妈咪,大叔果然老了,眼角鱼尾纹跑出来了,都一把年纪OUT了,还好意思出来抛头露面。”

  这是一个社会转型的时代;这是一个竞争加剧的时代;这是一个盛产剩女的年代;这是一个流行暧昧的年代。我们的价值观、感情观、婚恋观开始变异;我们变得浮躁、脆弱。剩女,这个遭遇婚姻尴尬的群体,在职场上沉重拼搏;在情感上小心翼翼,一不小心还会掉入暧昧的陷阱,欲爱不能,进退两难……

  秦为是一名事业略有小成的男子,在第八次求婚遭到女友玲玲拒绝后,他将视线伸向了网络……

  佟卿是一名28岁的都市白领,在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认识了秦为,不知情的她投入了全部感情……

  佟卿发现了秦为有女友的秘密,痛苦不可自拔;秦为和玲玲结婚之后,发现婚姻并不是单方的包容就可以解决……

  佟卿在年龄的压力下,被迫网络征婚;玲玲流产后,秦为与玲玲的感情每日逾下……当佟卿再度遭遇秦为,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?

  一个清秀脱俗的知性女子,记者,28岁,善良而温婉,现代而传统,可是她却有一个无性的婚姻。

  一个干练利落的独身女人,妇联主任,40岁,善良而热情,真诚而无私,可是她却是市委书记的情人.

  一个古灵精怪的青春女孩,实习生,20岁,前卫而个性,勇敢而率真,可是她却有着让人大吃一惊的内在和身世.......

  李芳代表60年代女性,飘儿代表70年代女性,宝欣代表80年代女性。这是一群好人们的悲欢离合,这是几个惺惺相惜的女子于爱情或者婚姻中沾满泪光和叹息的故事,这是一个于世俗中挣扎着要说服自己安于无奈的女子的心路历程,这是一部女人在道德和人性之间如何安顿灵魂和身体的小说。文字平实干净,和纪实无关,和言情无关,和低俗无关。

  该小说为中国第一部关于无性婚姻的小说读本,采访深入,哲理感人!06年12月出版时,曾经创下网络点击累计至少两千万的辉煌。收到读者来信无数。目前再版筹划中

  她是风家老二风溪,被大哥派去罗菱国,在去的路上见到一个男子,温润如玉的笑:“我排行老九,你可以叫我九哥。”

  却在路上碰到般若国要到罗菱国成亲的公主暴毙,看着本就战乱的罗菱国,风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:“我替她。”反正也没见过面,谁知真假。

  两军阵前,风溪挥出手中白绫,直击双方主帅,击中身的同时,又击中了谁的心?